左傳全鑒 珍藏版pdf

2019年11月3日13:28:17 評論 1

左傳全鑒 珍藏版 內容簡介

《左傳全鑒(珍藏版)》相傳為魯國史官左丘明所著,大約成書于戰國初期。該書仿照春秋體例,按照魯國君主即位次序,記載了自魯隱公元年至魯悼公十四年間春秋霸主逐步演變的歷史,在史學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左傳全鑒》對其原典進行了精準的注釋和翻譯,力求將經典內容原汁原味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左傳全鑒 珍藏版 目錄

卷一 隱公

鄭伯克段于鄢(隱公元年)

周、鄭交質(隱公三年)

石碚大義滅親(隱公三、四年)

臧僖伯諫觀魚(隱公五年)

鄭莊公攻許(隱公十一年)

卷二 桓公

臧哀伯勸諫(桓公二年)

鄭伯自救(桓公五年)

楚武王侵隨(桓公六年)

申縞論取名(桓公六年)

卷三 莊公

齊襄公之死(莊公八年)

齊桓公即位(莊公八、九年)

曹劌論戰(莊公十年)

卷四 閔公

衛懿公好鶴(閔公二年)

卷五 僖公

屈完辯齊桓公(僖公四年)

驪姬之亂(僖公四、五、六年)

晉獻公克虞(僖公五年)

葵丘之盟(僖公九年)

荀息之忠貞(僖公九年)

秦、晉之戰(僖公十五年)

魯僖公輕敵(僖公二十二年)

宋襄公論戰(僖公二十二年)

重耳回國(僖公二十三、二十四年)

介子推不言祿(僖公二十四年)

周襄王伐鄭(僖公二十四年)

展喜說齊(僖公二十六年)

晉文公教民(僖公二十七年)

城濮之戰(僖公二十八年)

燭之武退軍(僖公三十年)

秦、晉崤之戰(僖公三十二、三十三年)

卷六 文公

狼暉之勇(文公元年、二年)

秦穆公稱霸西戎(文公三年)

三良殉秦(文公六年)

晉靈公即位(文公六、七年)

邰缺說趙盾(文公七、八年)

公子鮑禮遇國人(文公十六年)

齊懿公之死(文公十八年)

卷七 宣公

晉靈公不君(宣公二年)

楚莊王問鼎(宣公三年)

若敖氏滅亡(宣公四年)

楚莊王復封陳(宣公十一年)

楚莊王圍鄭(宣公十二年)

楚莊王圍宋(宣公十五年)

卷八 成公

晉援魯、衛(成公二年)

晉楚釋累囚(成公三年)

巫臣復仇(成公七年)

晉還鐘儀(成公九年)

莒國敗于無備(成公九年)

呂相絕秦(成公十三年)

晉、楚之戰(成公十六年)

卷九 襄公

祁奚薦才(襄公三年)

魏絳戮揚干奴(襄公三年)

魏絳勸諫晉悼公(襄公四年)

駒支之辯(襄公十四年)

子罕不受玉(襄公十五年)

茍偃之死(襄公十九年)

祁奚救叔向(襄公二十一年)

穆叔論不朽(襄公二十四年)

崔武子弒君(襄公二十五年)

晉用楚材(襄公二十六年)

向戌弭諸侯之兵(襄公二十七年)

季札觀樂(襄公二十九年)

子產執政(襄公三十年)

子產相鄭伯以如晉(襄公三十一年)

子產不毀鄉校(襄公三十一年)

卷十 昭公

子產卻楚(昭公元年)

晏子請繼室(昭公三年)

晏子拒更宅(昭公三年)

女叔齊論禮(昭公五年)

孟僖子說孔丘(昭公七年)

子革諫楚靈王(昭公十二年)

韓宣子求玉環(昭公十六年)

郯子論命名(昭公十七年)

子產救火(昭公十八年)

子產授兵(昭公十八年)

伍奢二子(昭公二十年)

晏子論和、同(昭公二十年)

古而無死(昭公二十年)

論為政寬猛(昭公二十年)

簡子問禮(昭公二十五年)

王子朝之志(昭公二十六年)

公子光弒君(昭公二十七年)

卷十一 定公

蔡昭侯朝楚(定公三年)

祝佗不尚年(定公四年)

闔廬入郢都(定公四年)

申包胥如秦乞師(定公四年)

孔丘知禮(定公十年)

卷十二 哀公

夫差報父仇(定公十四年,哀公元年)

楚昭王不祭(哀公六年)

仲尼與孔文子(哀公十一年)

黃池會盟(哀公十三年)

孔丘請伐齊(哀公十四年)

白公勝作亂(哀公十六年)

勾踐滅吳(哀公十七、十九、二十、二十二年)

參考文獻

左傳全鑒 珍藏版 精彩文摘

【原文】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①,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于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②。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③,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④。祭仲日⑤:“都,城過百雉⑥,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⑦?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注釋】

①寤(wu)生:逆生(難產)。胎兒出生的時候,腳部先出來。②制:制邑,地名。西周時期屬于東虢,春秋時期屬于鄭國。③虢(guo)叔:周武王的叔叔,西周時期封地于東虢。④京城大叔:大通“太”,京城太叔。⑤祭(zhai)仲:鄭國大夫。⑥百雉:春秋時期國君的特權,指的是城墻的長度達到三百丈。雉,計量單位,一雉為三丈長一丈高。⑦厭:滿足。⑧滋蔓:比喻禍患滋生蔓延。

【譯文】

當初,鄭武公娶了中國君主的女兒,名為武姜,并生下了莊公和共叔段。莊公出生時腳先出來,嚇到了武姜,所以給他起名為“寤生”,并因此而厭惡他。(武姜)偏愛共叔段,想要立共叔段為太子。她屢次向鄭武公請求此事,鄭武公都沒有答應。等到鄭莊公(寤生)繼承鄭國國君之位,(武姜)又為共叔段請求將制邑作為封地。鄭莊公說:“制邑,城邑險要,東虢的虢叔便死在了那里,如果換成其他城邑我都可以聽從。”(武姜)又請封于京城,(莊公)便讓共叔段住在那里,稱之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說:“凡是屬國的城邑,城墻長度超過了三百丈,就是國家的禍害。先王定下來的制度:大城邑,不能超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城邑,不能超過國都的五分之一;小城邑,不能超過國都的九分之一。而今京城的城墻并不符合法度,也不符合祖宗制度,您將無法忍受啊。”鄭莊公說:“姜氏想要的,我該怎樣躲避這種禍害呢?”(祭仲)回答說:“姜氏什么時候滿足過?不如早早做些打算,以免滋生事端讓禍患蔓延!禍患一旦蔓延,就很難再對付了。野草蔓延還不容易去除,更何況是君主寵溺的弟弟呢?”鄭莊公說:“做多了不義的事情,必定會自取滅亡,您姑且等著看吧。”

【原文】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于己①。公子呂曰②:“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公曰:“不義不睚,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③,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書曰:“鄭伯克段于鄢④。”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

【注釋】

①西鄙、北鄙:西邊的邊邑、北邊的邊邑。②公子呂:鄭武公的弟弟。③乘(sheng):車馬。④克:戰勝。

【譯文】

不久后共叔段便命令鄭國西邊的邊邑、北邊的邊邑也聽命于自己。公子呂(對鄭莊公)說:“一個國家無法忍受兩個君王,您將如何處理這件事?您想要將鄭國讓給京城太叔,臣請命去侍奉他;如若不答應,那么臣請命除去他。不要動搖了民心。”鄭莊公說:“不用,他將會自食其果。”太叔又收了兩個城邑據為己有,封邑一直擴張到廩延。公子呂說:“可以動手了,城池多了將會得到百姓的支持。”鄭莊公說:“不義于君王不親于兄弟,城池再多也將會崩潰。”

太叔修城郭、聚糧草,修繕兵甲武器,整頓士兵車馬,將要襲擊鄭莊公,夫人(武姜)將要為其打開城門以做內應。鄭莊公知道了他們叛亂的日期,說:“可以了!”于是便命令公子呂率領二百乘車騎討伐京城。京城的人背叛了太叔共叔段,共叔段逃亡到鄢城,鄭莊公又討伐鄢城。五月二十三日,太叔又出逃到了共國。

《春秋》一書中說:“鄭伯克段于鄢。”共叔段的作為不像個弟弟,所以沒有稱他為弟弟;他們二人就好比兩位君主爭斗,所以說為戰勝;稱鄭莊公為鄭伯,是譏笑他沒有對弟弟盡到教誨的責任;這些記載也說明了鄭莊公的本意。不說逃亡,也是因為史官下筆為難罷了。

圖書網:左傳全鑒 珍藏版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