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曾遠去 吳晗讀史札記pdf

2019年10月18日23:12:26 評論 9

歷史不曾遠去 吳晗讀史札記 內容簡介

本書是吳晗在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發表于國內各大歷史學術雜志上的歷史研究隨筆,共十一篇,屬于考據型歷史作品,按寫作時間順序編排。1956年曾由三聯書店出版。

本書大部分篇章研究明史:(一)《金瓶梅的著作時代及其社會背景》考證《金瓶梅》一書的時代,及其與《清明上河圖》之關系;(二)《朝鮮李朝實錄中之李滿住》是以《李朝實錄》中的記載為中心,探討建州史前期著名領袖李滿住的家世、住地及建州左衛的西徙,明與朝鮮兩屬下的李滿住及其滅亡的經過;(三)《明代的軍兵》記明代的軍與兵、衛所制度、京軍、衛軍的廢弛、募兵、軍餉與國家財政等軍事上的問題;(四)《明教與大明帝國》論證明教與明朝之間的關聯等。

歷史不曾遠去 吳晗讀史札記 目錄

《金瓶梅》的著作時代及其社會背景

《朝鮮李朝實錄》中之李滿住

王茂蔭與咸豐時代的幣制改革

明代的軍兵

投下考

記《明實錄》

明教與大明帝國

元代之鈔法

記大明通行寶鈔

明初的學校

『社會賢達』錢牧齋

歷史不曾遠去 吳晗讀史札記 精彩文摘

投下考

一、遼之投下

投下或頭下,蓋遼制。遼人以征伐所得俘戶及私奴,建投下。《遼史》卷三七《地理志》一:

又以征伐俘戶,建州襟要之地,多因舊居名之,加以私奴,置投下州。分為州、軍、縣、城、堡,唯節度使由朝廷所命。

《遼史》卷一七《百官志》三《南面》:

其間宗室外戚大臣之家,筑城賜額,謂之頭下州軍。唯節度使朝廷命之,后往往皆歸王府。不能州者謂之軍,不能縣者謂之城,不能城者謂之堡。其設官則未詳云。

刺史以下,皆以本主部曲充任。然唯橫帳諸王國舅公主許創立州城,州縣額由朝廷敕賜,《遼史》卷三七《地理志》一:

頭下軍州皆諸王外戚大臣及諸部從征俘掠,或置生口,各團集建州縣以居之。橫帳諸王國舅公主許創立州城,自余不得建城郭。朝廷賜州縣額,其節度使朝廷命之,刺史以下,皆以本主部曲充焉。

如耶律阿沒里建豐州,以家奴閻貴為刺史,《遼史》列傳九:

阿沒里性好聚斂,每從征所掠人口,聚而建城,請為豐州,就以家奴閻貴為刺史,時論鄙之。

投下軍州賦稅分二等,商稅納本主,唯酒稅則歸朝廷。《遼史》卷五九《食貨志》上:

各部大臣從上征伐,俘掠人戶,自置郛郭為頭下軍州。凡市井之賦,各歸頭下,唯酒稅赴納上京。此分頭下軍州賦為二等也。

投下私民官位在九品之下者,其征稅亦歸各主,《遼史》卷三七《地理志》一:

官位九品之下,及井邑商賈之家,征稅各歸頭下,唯酒稅課納上京鹽鐵司。

《遼史》簡略不能詳,今更取《元史》及元人所記投下說明之。

二、元初之五投下、十投下

蒙古崛起漠北,入主中國。承遼舊亦置投下。《元史》卷一二〇《朮赤臺傳》:

朮赤臺兀魯兀臺氏。其先剌八真都以材武雄諸部。生子曰兀魯兀臺,曰忙兀,與札剌兒、弘吉剌、亦乞列思等五人,當開創之先,協贊大業。厥后太祖即位,命其子孫各因其名為氏,號五投下。

此五投下后征取為探馬赤軍(按《元史·兵志》序:“探馬赤軍則諸部族也。”),平金平宋,均為主力。《元史》卷九九《兵志》宿衛條:

國初木華黎奉太祖命,收札剌兒、兀魯、忙兀、納海四投下,以按察兒、孛羅、笑乃(肖乃臺)、不里海拔都兒、闊闊不花五人領探馬赤軍。既平金,隨處鎮守。中統三年(1262)世祖以五投下探馬赤立蒙古探馬赤總管府。至元十六年(1279)罷其軍各于本投下應役。十九年仍令充軍。二十一年樞密院奏以五投下探馬赤軍俱屬東宮,復置官屬如舊。二十二年改蒙古侍衛親軍指揮使司。三十一年改隆福宮右都威衛使司。

成宗元貞四年(按成宗元貞終二年,無四年,四當作二。1296)詔蒙古侍衛所管探馬赤軍人子弟投充諸王位下身役者,悉運世祖成憲,發還元役充軍。

《元史》卷一一九《木華黎傳》:

丁丑(1217)分弘吉剌、亦乞列思、兀魯兀、忙兀等十軍……屬麾下。

卷一二八《相威傳》:

至元十一年(1274)世祖命相威(速渾察子,孛魯孫,木華黎曾孫)總速渾察元統弘吉剌等五投下兵從伐宋。

按木華黎札剌兒氏,是此軍歷木華黎、孛魯、速渾察、相威祖孫四世均為札剌兒一家所統。五探馬赤投下主及分戶之可考者有闊闊不花,《元史》卷一二三《闊闊不花傳》:

歲庚寅(1230,蒙古太宗二年),太祖(按當作太宗)命太師木華黎伐金,分探馬赤為五部,各置將一人。闊闊不花為五部前鋒都元帥,所向莫能支……歲丙申(1236)太宗命五部將分鎮中原,闊闊不花鎮益都、濟南,按察兒鎮平陽、太原,孛羅鎮真定,肖乃臺鎮大名,怯烈臺鎮東平。括其民匠得七十二萬戶,以三千戶賜五部將。闊闊不花得分戶六百,立官治其賦,得薦置長吏,歲從官給其所得五戶絲。

按《元史》卷九五《食貨志》三《歲賜門》與傳互異,《食貨志》云:

闊闊不花先鋒,五戶絲,壬子年(1252)元查益都等處畸零二百七十五戶,延祐六年(1319)實有一百二十七戶,計絲一十五斤。

按察兒即按札兒,《元史》卷一二二本傳:

歲癸未,(1223)時平陽重地,令按札兒居守……歲甲午(1234)詔封功臣,賜平陽戶六百一十有四,驅戶三十,獵戶四。

按《食貨志》三《歲賜門》:

按察兒官人,五戶絲,壬子年分撥太原等處五百五十戶,延祐六年實有九十八戶,計絲二十九斤。

肖乃臺《元史》卷一二〇有傳:“金亡,賜東平戶三百,俾食其賦。”按《食貨志》三《歲賜門》:“笑乃帶先鋒,五戶絲,丙申年分撥東平一百戶。延祐六年實有七十八戶,計絲三十一斤。”“木華黎國王,五戶絲,丙申年分撥東平三萬九千一十九戶,延祐六年實有八千三百五十四戶,計絲三千三百四十三斤。”“孛羅先鋒,五戶絲,丙申年分撥廣平等處種田一百戶,延祐六年實有七十戶,計絲二十八斤。”元初之五投下始末如此。

除上述弘吉剌等五投下以外,又有十投下之名,亦太祖時所立。《元史》卷一一九《木華黎傳》:

太祖丙戌(1226)夏,詔分功臣戶口為食邑曰十投下。孛魯居其首。

十投下當即木華黎于丁丑年始統之弘吉剌等十軍。除弘吉刺五投下外,其他之五投下,《通制條格》卷二:

上都、北京、西京、隆興、平涼五路戶計為有爭差。至元二年(1265)中書省欽奉圣旨:據納陳駙馬、帖里干駙馬、頭輦哥國王、鍛真、忽都虎五投下戶計……

弘吉剌五投下為探馬赤軍,納陳五投下則均為蒙古。蒙古太宗十年(戊戌,1238)十投下議分東平地,東平路總管府參議齊榮顯及嚴氏(實)故吏王玉汝力爭乃止。《元史》卷一五二《齊榮顯傳》:

時十投下議各分所屬,不隸東平,榮顯力辯于朝,遂止。

卷一五三《王玉汝傳》:

戊戌,以東平地分封諸勛貴,裂而為十,各私其入,與有司無相關。玉汝曰:“若是,則嚴公(實)事業存者無幾矣。”夜靜,哭于(耶律)楚材帳后。明日召問其故,曰:“玉汝為嚴公之使,今嚴公之地分裂而不能救止,無面目還報,將死此荒寒之野,是以哭耳。”楚材惻然良久,使詣帝前陳愬。玉汝進言曰:“嚴實以東平三十萬戶歸朝廷,崎嶇兵間,三棄其家室,卒無異志,豈與他降者同。今裂其土地,析其人民,非所以旌有功也。”帝嘉玉汝忠款,且以其言為直,由是得不分……辛丑(1241)實子忠濟襲職……分封之家,以嚴氏總握其事,頗不自便。定宗即位(1246)皆聚闕下,復欲剖分東平地,是時眾心危疑,將俛首聽命。玉汝力排群言,事遂已。

三、元投下之五戶絲制及戶鈔制

蒙古太祖十年(1215)入燕后,即以所得城邑分賜諸侯王。《元史》卷一五三《王檝傳》:

乙亥……帝命阇里畢與皇太弟國王分撥諸侯王城邑。

按蒙古軍制,行軍攻奪,諸將所俘掠子女玉帛,均得掩為己有。宋彭大雅、徐霆《黑韃事略》記:

其國平時無賞,唯用兵戰勝則賞以馬,或金銀牌或纻絲段。陷城則縱其擄掠子女玉帛。擄掠之前后,視其功之等差,前者插箭于門,則后者不敢入。

所降之戶,因以與諸將,自一社之民,各有所主,不相統攝。朝廷征戰疲敝無所得。廷議至主盡殺漢人,空其地以為牧地。《元史》卷一四六《耶律楚材傳》:

帝(太祖)自經營西土,未暇定制,州郡長吏,生殺任情,至孥人妻女,取貨財,兼田土……太祖之世,歲有事西域,未暇經理中原,官吏多聚斂自私,資至巨萬,而官無儲偫。近臣別迭等言:“漢人無補于國,可悉空其人,以為牧地。”楚材曰:“陛下將南伐,軍需宜有所資。誠均定中原地稅商稅鹽酒鐵冶山澤之利,歲可得銀五十萬兩,帛八萬匹,粟四十余萬石,足以供給,何謂無補哉!”帝(太宗)曰:“卿試為朕行之。”

由此知太宗以前,所略金地署置之長吏,其實皆投下也。賦稅不入于朝廷,刑殺操之于己手,雖不能肯定其確承遼制,實則游牧民族軍事統治機構故如此也。至是始從楚材言,于蒙古太宗二年(宋理宗紹定三年,1230)二月始立十路課稅所,征收征服地之賦稅,收財權于朝廷。六年(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滅金后,始議籍中原民,以戶為定。至八年(1236)民籍定后,又從楚材言,定二戶絲及五戶絲制。《元史》卷一四六《耶律楚材傳》:

丙申七月忽都虎以民籍至。

按忽都虎甲午至丙申籍漢民事,見《元史》卷一二二《槊直腯魯華傳》:“金亡,命大臣忽都虎料民,分封功臣。”卷一二一《畏答兒傳》:“(太宗)丙申,忽都虎大料漢民,分城邑以封功臣。”卷一三五《鐵哥朮傳》:“甲午副忽都虎籍漢戶口,籌其賦役,分諸功臣以地。”《太宗》本紀:“六年秋七月以胡土虎那顏為中州斷事官。”胡土虎即忽都虎也。又“八年夏六月,復括中州戶口,得續戶一百一十余萬”。即指忽都虎籍民事。由此可知甲午原議分諸功臣以地,太宗且曾面許。至丙申經楚材諫始改為分戶也。《元史·太宗》本紀:

秋七月詔以真定民戶奉太后湯沐。中原諸州民戶分賜諸王貴戚斡魯朵:撥都平陽府,茶合帶太原府,古與大名府,孛魯帶邢州,果魯于河間府,孛魯古帶廣寧府,野苦益都、濟南二府,戶內撥賜按赤帶濱、棣州,斡陳邪顏平、灤州。皇子闊端、駙馬赤苦、公主阿剌海、公主果真、國王茶剌溫、茶合帶、鍛真、蒙古寒札、按赤那顏、坼那顏、火斜、朮思并于東平府戶內撥賜有差。耶律楚材言非便,遂命各位止設達魯花赤,朝廷置官吏,收其租頒之,非奉詔不得征兵賦。

此記載極不明晰,參以《耶律楚材傳》所云:

帝議裂州縣賜親王功臣。楚材曰:“裂土分民,易生嫌隙,不如多以金帛與之。”帝曰:“已許,奈何?”楚材曰:“若朝廷置吏,收其貢賦,歲終頒之,使毋擅科斂可也。”帝然其計,遂定天下賦稅:每二戶出絲一斤,以給國用;五戶出絲一斤,以給諸王功臣湯沐之資。

蓋《太宗紀》分賜諸王功臣土地詔,本意為“裂土分民”。楚材所進策則為給以五戶絲,以為湯沐之資。地方正官均由朝廷署置。各位下止設達魯花赤,由地方官吏代收租賦轉交投下,使投下主與五戶絲戶僅有間接之經濟關系。治權歸朝廷,投下主則坐享金帛之富,此強干弱枝之策,固取法于前代。其不納谷物而納絲者,則以當時歐、亞交通發達,絲為輸出之主要商品。至世祖時行鈔法,且以絲為鈔本,其意義固等于今日之金銀也。太宗用楚材策而分地則仍舊詔,名目雖同而意義則全變,不特大異于遼之投下,即與定制前所已有之投下亦迥不同矣。

圖書網:歷史不曾遠去 吳晗讀史札記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