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忍細說 李國文講最后的王朝pdf

2019年10月6日13:26:30 評論 9

歷史不忍細說 李國文講最后的王朝 內容簡介

《歷史不忍細說》是李國文的歷史散文精選集,選取了李國文著作中談及中國古代著名文人的部分作品,篇目有二十余篇,其中包括李白、韓愈等詩人,也有張居正、譚嗣同等改革家。文章深入淺出,語言嬉笑怒罵,漫談一代大師、風流才子與忠臣佞臣,并以嚴謹的歷史相間敘說。

歷史不忍細說 李國文講最后的王朝 目錄

李白與王維的陌路

元稹的無望

杜牧與李商隱的情誼

白居易的處世

上官儀的末路

韓愈的折騰

蔡京的垮臺

王安石的毀譽

蘇東坡的天性

歐陽修的為師

陸游的慷慨

解縉的悲哀

嚴嵩的貪婪

徐渭的脊梁

張岱的瀟灑

錢謙益的歧路

阮大鋮的無恥

王士禎的名望

袁枚的愉悅

譚嗣同的無畏

辜鴻銘的風頭

歷史不忍細說 李國文講最后的王朝 精彩文摘

唐開元十八年(730年),李白經河南南陽至長安。在此之前,他漫游天下,行至湖北安陸,因娶了故相許圉師的孫女,成了上門女婿,遂定居下來。這期間,多次向地方長官上書自薦,以求聞達,不應。于是,就如同當下很多藝術家、文化人到北京闖世界而成為“北漂”那樣,李白要當唐朝的“長漂”一族,遂下定決心來首都長安發展。

這位大師是中國文學史上最不肯安分的詩人之一,他總是想盡一切方法釋放他的能量,炫示他的精力,表現他的風采,突出他的欲望。一個人,像一杯溫吞水,過一輩子,“清風吹不起半點漣漪”,是一種活法;同樣,像大海里的一葉扁舟,忽而騰升,忽而傾覆,忽而危殆,忽而逃生,驚濤駭浪一輩子,也未嘗不是一種活法。

李白的一生,近似后者。他曾經寫過一首《上李邕》的詩,大有寓意在焉。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

詩中的主人公,其實就是他自己。這既是他對自己平生的自況,也是他對自己創作的自信。

誠然,自信,是中國文人具有強勢沖擊力的表現;自信,也是中國文人能夠在大環境中保持獨立精神的根本。李白給中國文學留下的眾多遺產之中,這種強烈的自信,自信到“狂”而且“妄”,也是值得稱道的。否則,中國文人統統都成了鼻涕蟲,成了膿包蛋,成了點頭哈腰、等因奉此的小員司,成了跪在皇帝腳下“臣罪當誅兮”的窩囊廢,恐怕中國文學史上,再也找不到一篇腰桿兒筆直、精神昂揚的作品了。

唐代詩運之興隆旺盛,應歸功于唐代詩人的狂放。

什么叫狂放?狂放就是盡情盡性,狂放就是我行我素,狂放就是不在乎別人怎么看,狂放就是不理會別人怎么想。一個社會,安分守己者多,對于統治者來說,當然是件好事。一個文壇,循規蹈矩的詩人多了,老實本分的作家多了,恐怕就不容易出大作品了。

詩稱盛唐,其所以盛,就在于有李白這樣桀驁不馴的大師。

此公活著的時候,就聞名遐邇、如日中天,就期然自許、藐視群倫。因此,他認為自己有資格這樣做,也就放任自己這樣做。這種率性而為的自信,是他的精神支柱,也是他的生存方式。所以,無論是得意的時候,還是失意的時候,他那腦袋總是昂得高高的。

文人的狂,可分兩類:一是有資本的狂,一是無資本的狂。李白一生,文學資本自是充裕得不得了,可政治資本卻是一窮二白。因此,他活著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狂,對政治家而言,就是不識時務的傻狂了。文人有了成就,容易不可一世,容易旁若無人,當然也就容易招恨遭忌,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中國文人的許多悲劇,無不由此而生,這也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

杜甫寫過一首詩,題曰《不見》,副題為《近無李白消息》:

不見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殺,吾意獨憐才。

敏捷詩千首,飄零酒一盃。

匡山讀書處,頭白好歸來。

此中的一個“殺”字,令人不寒而栗。也許杜甫說得夸張了些,但也可見當時的社會輿論,對他的張狂,未必都欣賞的。

一個純粹的文人,通常都一根筋,通常都不諳世務。他不明白,文學資本擁有得再多,那是不可兌換的貨幣,在文學圈子里面流通可以,一出這個范圍,就大為貶值。在政治資本的天下,在世人眼里,權力才是硬通貨。李白的計算公式,文學資本等于政治資本,不過是一廂情愿;統治者的計算公式,文學資本不等于政治資本,才是嚴酷的事實。

李白一輩子沒少碰釘子,一直碰到死為止。根本原因,就出在這個公式的計算錯誤上。從他下面這封自薦信,可見他是多么看重自己這點文學本錢。

前禮部尚書蘇公出為益州長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禮,因謂群僚曰:“此子天才英麗,下筆不休,雖風力未成,且見專車之骨,若廣之以學,可以相如比肩也。”四海明識,具如此談。前此郡督馬公,朝野豪彥,一見禮,許為奇才。因謂長史李京之曰:“諸人之文,猶山無煙霞,春無草樹。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語,絡繹間起,光明洞徹,句句動人。”

《上安州裴長史書》

這本是應該出自第三者口中的褒譽之詞,由當事人自己大言不慚地講出來,從自我炒作的角度,堪稱經典。在中國文學史上,借他人之嘴,吹捧自己,能如此坦然淡定;將別人看扁,抬高自己,能如此鎮定自若,大概也就只有李白這位高手做得出來。你不得不對這位自我標榜時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師,五體投地表示欽佩了。

還有一封《與韓荊州書》,因為被收入《古文觀止》的緣故,更是廣為人知。在這封信里,他把自己的這點老本,強調到極致地步。

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漢,十五好劍術,遍于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王公大人許與氣義,此疇曩心跡,安敢不盡于君侯哉?幸愿開張心顏,不以長揖見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題,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階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眉吐氣,激昂青云耶?

其實,安州裴長史也好,荊州韓朝宗也好,能幫李白什么忙?這些官場人物,不過是政客而已,因為喜歡舞文弄墨,傍幾個詩人作家,做風雅狀,裝門面而已。即使大政治家、大軍事家、了不起的領袖又如何?也是不把文人雅士當一回事的。

1812年6月,拿破侖一世大舉進攻莫斯科,曾經帶了一個連的詩人同往,準備在他進入這座城池時,向他貢獻歌頌武功的十四行詩;結果卻大敗而歸,狼狽逃竄,詩人的鵝毛筆沒派上用場。副官問這位小個子統帥拿這班詩人怎么辦才是,拿破侖說:“將他們編入騾馬輜重隊里當力夫好了。”

這就充分說明,當政治家附庸風雅的時候,可能對文人假之以顏色,待之以賓客,而當他進入權力角逐的狀態下,再大的詩人,再棒的作家,也就成為可有可無、可生可殺的草芥了。

但是李白這兩通吃了閉門羹的上書,并沒有使他的清醒。中國文人,成就愈高,自信愈強,待價而沽的欲望,也就愈烈。將文學資本兌換成為政治資本的念頭,一發不可收拾,這就成了李白要到長安來打拼天下的原動力。無獨有偶,早在三年前,開元十五年(727年),王維就離開河南淇水,舍掉那一份小差使,抱著與李白同樣的目的,來到都城,也想開創一個屬于自己的世界。

開元之治,史稱盛世,也是這兩位詩人創作的黃金季節。

王維的詩,“畫中有詩,詩中有畫”,涵泳大雅,無異天籟。李白的詩,高昂則黃鐘大呂、金聲玉振,低回則浪漫奇絕、靈思奔涌。他們作品中那無與倫比的創造力、想象力、震撼力、美學價值,構筑了盛唐詩歌的繁榮景象。

那時的中國,尚無專事捧場的評論家,尚無只要給錢就抬轎子的吹鼓手,尚無狗屁不是就敢信口雌黃的牛皮匠,尚無臭蟲、蟑螂、蚊子、小咬之類以叮人為業的文學小蟲子。因之,唐朝讀者的胃口,還沒有退化到不辨薰蕕;唐朝讀者的智商,還沒有被訓練到集體無意識狀態。所以,這兩位大師的詩篇,只要一出手,立刻洛陽紙貴,只要一傳唱,馬上不脛而走。上至達官貴人,下至黎民百姓,眾望所歸;高至帝王后妃,低至販夫走卒,無不宗奉。

圖書網:歷史不忍細說 李國文講最后的王朝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聲明: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