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 上海172個慰安所揭秘epub

2019年10月24日20:39:31 評論 6

證據 上海172個慰安所揭秘 內容簡介

“慰安婦”制度是日本軍國主義在侵略中國和亞洲國家期間,強迫各國婦女充當日軍士兵的性工具、并有計劃地為日軍配備軍事性奴隸的制度。上海曾是日軍慰安所存在時間最長、最集中的城市。從 1993 年至今,作者團隊依據戰時的日偽檔案、日本人在華文獻和書籍、日軍老兵回憶、戰時中國報刊資料、中國受害者和證人的證詞,并通過實地查證,發現了 172 個上海日軍慰安所。本書將成為控訴日本軍國主義戰時罪行的又一力證。

證據 上海172個慰安所揭秘 目錄

作者簡介

前言

緒論 “慰安婦”制度與上海的日軍慰安所

1 大一沙龍

2 三好館

3 小松亭

4 永樂館

5 陸軍“‘慰安婦’團”

6 倫敦酒吧

7 心酒吧

8 伊甸園酒吧

9 阿里郎酒吧

10 少女酒吧

11 亞細亞酒吧

12 光酒吧

13 樂酒吧

14 貝貝酒吧

15 伯格斯酒吧

16—29 美楣里的慰安所

30 東優園

31 大勝館

32 春園

33 虹口行樂所

34 上海軍人俱樂部

35 滬上園慰安所

36 旭俱樂部

37 風月莊

38 滬月

39 末廣海軍慰安所

40 東寶興路135號慰安所

41—42 東寶興路8號、260號慰安所

43 六一亭

44 四川里52號慰安所

45 曙莊

46 南昌上海館

47 三新里2號慰安所

48—55 虬江路松柏里的慰安所

56—58 虬興路順興里的慰安所

59 映生里3號慰安所

60 余樂里19號慰安所

61—62 フロクター酒吧和Idealism酒吧

63 虬江支路116號慰安所

64—65 海能路26號、31號慰安所

66 水樂莊

67 遠東舞廳

68 新田食堂上海支店

69—72 廣東街的慰安所

73 軍之友社

74 三亞貿易公司

75—77 虹口旅社及其他虹口慰安所

78 海軍くがぬ俱樂部

79 文路的“花月”料理店

80 武昌路338號慰安所

81 日之出酒吧

82 湯恩路260號慰安所

83 海乃家

84 海乃家別館

85 公共租界的慰安所

86 蒙特卡羅酒吧

87 太倉路慈云別業慰安所

88 夢花街慰安所

89 南市食堂

90 靠近法租界的慰安所

91 大上海旅館慰安所

92 北火車站路局大樓慰安所

93 浦東慶寧寺慰安所

94—95 旗昌棧的兩個慰安所

96 楊家宅慰安所

97—111 江灣的慰安所

112—113 政府路、三民路的慰安所

114 大康紗廠附近的慰安所

115 千田、深谷部隊慰安所

116 羽田別莊

117 上海寮

118 突擊屋

119 恭興路軍人俱樂部

120—136 吳淞的慰安所

137 上海郊外的慰安所

138—142 嘉定的慰安所

143—145 青浦的3個慰安所

146 崇明廟鎮慰安所

147 崇明城橋鎮慰安所

148 浦東高橋慰安所

149 浦東塘橋慰安所

150 浦上路6號慰安所

151 松江第一慰安所

152—153 寶山城隍廟、羅店慰安所

154 羅店鎮米家祠堂慰安所

155 楊行“長谷川青海川慰安所”

156—157 馬家宅、徐家宅慰安所

158 豐田紡織廠慰安所

159—160 乍浦路的兩個慰安所

161 順安里慰安所

162—163 塘沽路慰安所

164 昆山路慰安所

165 龍華慰安所

166 峨眉路日本海軍直營慰安所

167 張堰油車村的日軍慰安所

168 朱家宅慰安所

169 大夏大學慰安所

170 妙鳳樓慰安所

171 松江中南街慰安所

172 松江特殊慰安所

附錄1 上海日軍慰安所統計表 (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2016年11月)

附錄2 關于閘北、虹口慰安所組合

后記

證據 上海172個慰安所揭秘 精彩文摘

2 三好館

三好館為長崎來的日僑光肌∪キ所設,1920年前便已存在,地點在虹口的越界筑路區域。

根據1920年至1923年的調查,日本的“貸座敷”為躲避租界當局廢娼運動的攻擊,而設在虹口的越界筑路區域,除了“三好館”以外,還有“大一”“小松亭”“永樂館”3家。4家“貸座敷”的娼妓人數稍有變化,1928年共計為32人,1930年為19人。根據日駐滬總領事館警察署的資料統計,1930年在上海的藝妓及其他接客的日本婦女計1 280人,其中甲種藝妓173人,乙種藝妓(娼妓)19人,旅館、料理店、貸席、飲食店419人,舞女164人,“洋妾”159人,私娼346人。

中國方面,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開展了廢娼運動,上海特別市政府也于1929年6月公告廢除公妓,并于1930年3月20日向日總領事館提出,將“三好館”,或轉為正業或移入租界。于是,日方被迫于次年11月25日,將“貸座敷”內營業的“乙種藝妓”改稱“酌婦”,而承認“貸座敷”的繼續存在。當時三好館的“酌婦”為11名,規模比“大一”大,而小于“小松亭”。

根據上海北四川路日本金風社昭和5年(1930年)出版的《支那在留邦人人名錄》22版顯示,最遲到1930年,三好館的經營者成了光吉君子,光吉君子有可能與光肌∪キ是夫婦關系,三好館的新地址在吳淞路松柏里36號。1936年的《人名錄》仍標明光吉君子為經營者。那時,專門接待日海軍的“三好館”等7家慰安所已實施嚴格的檢查制度,由日本駐滬總領事館會同海軍陸戰隊總部,對所中的婦女進行檢查,每周2次,這表明對于接待軍人的女子的體檢已實施嚴格的檢查制度。

有必要指出的是,這一時期的“慰安婦”,無論是日本人還是朝鮮人,基本上她們原來都是娼妓。

在“一·二八”上海事變爆發前的1932年1月,三好館等4家“貸座敷”便被日本海軍指定為慰安所。其中,“三好館”仍在吳淞路松柏里36號。
綜上所述,當時日本海軍的所謂慰安所,最初是利用在虹口的妓女為日軍服務的,這只要軍方與“貸座敷”的老板達成協議即可,這些妓女大多在接待軍人的同時也接待普通的日本人,人身依附和被控制遠比后來的“慰安婦”要小得多,她們至多只能說是軍妓,而不能說是后來意義上的“慰安婦”。這是日軍“慰安婦”制度發展的第一階段。

“三好館”后來的情況如何,還需要進一步研究。1938年及其以后,“三好館”似已從《人名錄》上消失了。

(蘇智良 1999年)

圖書網:證據 上海172個慰安所揭秘epub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