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湘西疑陵pdf

2019年10月11日22:19:04 評論 11
摘要

天下霸唱重現經典,“鬼吹燈”新系列第一季大結局!強摸金三人組重返地下世界,看他們如何探穴掘墓,上演離奇詭異、驚心動魄的生死傳奇!

鬼吹燈之湘西疑陵 內容簡介

胖子將胡八一拖回了北京,兩人又打無量山里走了一趟鬼門關。無量山一行收獲頗豐,就在他們將海底項目忘了個一干二凈,準備在四九城里安營扎寨之際,林芳再次現身。

驪山地宮并非秦王安身之處?酉水墓里葬著的才是始皇真身?當他們馬不停蹄地趕到湘西,見到的卻是一座明朝妃子墓。《鬼吹燈之湘西疑陵》為尋找失蹤的考古隊隊員,卻意外地被牽扯進一樁精心設計的死局。秦地黑僵、地下城池、雙面尸、散魂孔、屈肢葬……突破重重圍困,走出生死循環!

鬼吹燈之湘西疑陵 目錄

第一章 秦人金龍

第二章 酉水墓

第三章 屈肢葬

第四章 紅白石道

第五章 打神金鞭

第六章 虛冢假穴

第七章 起死回生

第八章 無盡神道

第九章 散魂孔

第十章 雙面尸

第十一章 六道輪回

第十二章 地府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

第十四章 九龍回頭棺

第十五章 秦王金鼎

第十六章 死國群尸

鬼吹燈之湘西疑陵 精彩文摘

故事的開頭還得從我們離開撫仙湖到江城歇腳的那一夜開始說起。吊腳樓里的服務員小趙對我們幾個印象深刻,二話沒說硬給騰了一間空房出來供我們幾人休息。我們在湖上困了多日,林芳帶來的干糧又沒有半點兒油水,幾個大老爺兒們早就饞得兩眼放光。我讓小趙把店里的肉都擺上來,才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橫掃一空。胖子吃完之后直喊不夠勁兒,又跑到廚房去順了一大盤風干肉出來。小趙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忙問我們這是打哪兒來,怎么餓成這副鬼樣子。

我急著跟胖子搶肉吃,揮起筷子說:“這事說來話長,你不知道也無所謂。林大夫還在嗎?阿鐵叔他們回來了沒?”

“林大夫是個大忙人,早就走了。”他給我們泡了一壺茶,坐在一邊道,“阿鐵叔的隊伍三天前剛從這里開過去,聽說有大買賣要去北方。怎么,胡老板也有貨要走?”

我先前一直為阿鐵叔他們擔心,現下知道他們已經重整旗鼓,也就放心了,又隨便胡侃了一些近日來的見聞,就將他打發了出去。

胖子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拍拍肚子說:“哎呀媽呀,還是俗話說得好,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掰開手指頭算算,該有一個星期沒沾著葷腥了,可把我給想死了。”

王大少在一旁跟筷子較勁,夾了半天連根肉絲都沒夾上來。四眼不冷不熱地輕笑了一聲,惹得王大少差點兒摔盤子砸人。我急忙上去為他圓場,故意將話題扯開說:“既然大家都吃飽喝足有了力氣,那是不是該聊一聊正題了。林芳,你說的那個海底項目到底靠不靠譜?可別又是美帝國主義的糖衣炮彈。”

林芳并沒有正面回答我的提問,她轉臉對Shirley 楊笑道:“這個老胡,除了你誰的賬都不買,還是你來說吧。”

Shirley 楊咳嗽了一下,然后對我說:“你還記不記得在唐人街開告別會的時候,有一個美軍上校來找過薛二爺,那位就是林芳的頂頭上司史密斯先生,這次的項目由他發起,林芳向他推薦了你我去捉刀。”

不等她解釋完,王清正就湊上來搶著說:“這項目我家老頭子盯了很久,要不是半路上出了問題,說什么都輪不到你們插手。丑話說在前頭,本少爺已經做好了打持久仗的準備,你們可別拖我后腿。”

我說:“當初我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對這件事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你這樣死纏爛打,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事出突然,從我們目前掌握的出土文物來看,海底的那個只是衣冠冢,正主根本不在里頭,好在墓室里頭留有線索。我找各位來就是為了繼續跟進這個項目。”

我驚奇道:“在湖上的時候,不是說要去支援勞什子海底計劃嗎?怎么又變卦了?”

林芳搖頭道:“事出突然,我當時解釋不清。”說著她從包里翻出一沓用牛皮紙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文件丟到我面前,“該看的不該看的都在這里頭,胡老板你是聰明人,有些話我就不多說了,你一看就懂。”

被她這么一說,我心理壓力頗大,先拿起牛皮袋,然后又丟了下去,我苦著臉問Shirley 楊:“咱能不看嗎?”

她無奈地聳了聳肩,胖子將我推開,一把扯開紙袋,罵罵咧咧道:“都什么時候了,跟個娘兒們似的,發家致富的道路就在眼前,你婆媽個屁啊!”

俗話說“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文件袋已經撕了,不看白不看,我隨手抽了幾張文件,發現都是拓文的復印件,想來這里頭有不少東西都是薛二爺那里弄出來的,看著像是楷書。我對這些學術性的東西并不在行,隨便看了幾眼就翻了過去。這時,一張泛黃的圖紙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總覺得這東西在哪里見過。胖子湊過來,看了一眼說:“不就是一條土狗嘛,有什么稀奇的。”

林芳皺起眉頭說:“怎么,你們也不認識這東西?”

我心說壞了,聽這口氣估計不是尋常玩意兒,剛才林芳口口聲聲說我們一看就明白,現在要是搖頭否認,肯定會給人家瞧扁了。更何況Shirley 楊還在邊上看著呢,要是被她發現我業務水平不過關,那豈不是太掉價。我“呵呵”一笑,重新拿起那張圖紙,左右擺弄了一下,又仔細看了看,隨口說道:“這個,很明顯不是一條普通的狗。大家看啊,它四肢上有云紋,整體結構簡單有力,狗頭上的雕琢樸實無華,隱約透露出王霸之氣,一看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古物啊!不過光有草圖,很難做更多的分析,就是不知道你們手里有沒有實物。”

Shirley 楊似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犬紋,她指著尾巴部分說:“長度不對,一般古物上出現的動物紋都是有特定含義的,就像龍鳳象征皇族,龜鶴象征長壽。犬紋的作用跟門神差不多,大多數時候它們被刻畫得十分兇惡。但是這張圖上的動物,身長若蛇,四爪呈騰飛之勢,你們注意它的尾巴,幾乎與身長相等,扭成一個‘S’形,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犬紋圖……更像,更像是某種爬行動物。”

如果不是Shirley 楊的觀察細致入微,我還真沒注意到這張圖上的土狗有什么特別之處。此刻經她這么一提點,果然看出一些不同。“這個身形的確不對,除了頭,沒有一處像狗的。”我抬頭問林芳,“圖紙是你帶來的,有什么說法?”

“你們聽說過秦人金龍嗎?”林芳用手比畫了一下,“有巴掌這么大一塊,背上刻的六字篆文。”

四眼疑惑道:“秦人怎么會把狗頭安在龍身上?那不是對王室不敬嗎?”

王大少立馬接話:“一看你就沒讀過什么書。誰生來就是當皇帝的? 秦人的祖先在商朝時期不過是一群駐守西戎的莽夫,后來周武滅商,又順帶將東夷的嬴姓部族趕到西部。秦人東西兩部合為一體,在政治文化上也產生了第一次東西大融合,狼頭龍就是西遷之后吸收天狼崇拜的產物。所以,早期的秦龍均為狼頭,說白了,就是狗頭。”

“行啊你小子,幾天沒見,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胖子豎起大拇指夸了他一句。四眼不屑道:“就他那點兒斤兩能說這么溜?肯定是從王老頭那兒套來的學問。”

林芳笑道:“大律師好眼光,我們當初剛拿到東西也不明白其中的深淺,后來托王家老爺子的福才查出一些關于金龍的線索。剛才王大少說得跟他家老爺子如出一轍,半個字都沒漏。”

“姓林的,你到底站在哪邊,天天拆我的臺。” 王大少將木桌一拍,爬起身來,“少爺我大老遠跑過來是為了辦正事。你們要是沒興趣,大可以退出,我們王家不缺這個人手。”

王清正那點兒資產階級的小情小調我們都已經習慣,大伙都懶得跟他計較。不想林芳卻忽然正色道:“一行有一行的規矩,頭是我們牽的,人自然也是我們請。我當初是看在王老先生的面子上才答應讓你入伙。王大少要是有意見,大可以現在就回國去。當然,你如果肯留下,我自然是十二分的歡迎。只是請你記住一點,這個隊伍我說了算。”

我一聽這話說得如此重,分明就是殺雞儆猴唱給我們幾個聽的,就瞥了胖子一眼想看看他的反應,不料這個大叛徒居然對林芳的反動言論帶頭鼓掌,聲稱堅決擁護林委員長的決策。

我說:“胖子咱們認識這么多年了,我也就混了個司令,她怎么一上來就變成委員長了?”

胖子忙給我打手勢,希望我在關鍵時刻挺住,讓他在林芳面前樹立一個光輝的男子漢形象。我一看二師弟又被這女妖精迷惑了,心里頗為擔憂,可轉念一想,王凱旋同志跟著我南征北戰這么多年,能讓他上心的姑娘還真沒見過幾個,都說兒大不由娘,既然他有這個意思,我也不好多說什么。退一萬步來說,畢竟人家姑娘的確在鬼門關前拉了咱們一把,現在拆人家的臺實在不合適,索性順著剛才的口氣問她:“這尊小金龍跟我們此行的目的有何關系?”

林芳深吸了一口氣,為我們做起了詳細解釋:“事情的起因很簡單,我們有一處海上油田,是跟日本人合作開發的。但是,隨著項目的展開,各種意外層出不窮。我軍派遣專家帶著大量先進的設備前往日本調查,取得了一個非常驚人的研究成果,他們發現在那座海井的正下方葬有一座占地面積極大的海底墓。我們沒有向有關部門報告此事,自行對海底墓進行了挖掘和研究。后來,陸續有不少古文物出土,圖上的金龍就是出土文物之一,換句話說,那是一座距今兩千多年的秦墓,甚至有可能再往前推上幾百年。”

“你的話我有些不明白,聽你的意思,我們老祖宗的墓無緣無故地跑上小鬼子的地頭上去了?”

“如果你非要這么理解,我也沒有意見。老胡你摸著良心說,這么古怪的事,你一點兒都不動心嗎?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整個秦朝的歷史,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有能力在萬里之外的海底修建出如此雄偉建筑的人,他會是誰?”

我的心咯噔一下,她的暗示實在太明顯了,叫人根本無法往其他地方想。我試著反駁她:“驪山墓的存在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了,兵馬俑你們老美也沒少拍。僅憑一座小金龍就想顛覆中國考古史,是不是不太科學?”

“這種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老實說,本來這件事跟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壞就壞在,東西是在日本人的地盤上被發現的,這其中的利害,你應該明白。”

我不屑道:“說了半天,還不是因為你們喜歡狗拿耗子多管閑事。這事我可不管,你們愛跟誰斗跟誰斗,少把我牽扯進去。”

林芳搖頭道:“事情沒有你想象中那么簡單。如果真是單純的國際矛盾,我何必多跑這一趟。我之前也說過,這是一個機密項目,海井作業區內的消息對外是絕對封鎖的。但是就在秦人金龍出土的當天下午,當地有關的海事部門就找上門來,要求項目對接。你可以想象我們當時有多么震驚,這種情報上的漏洞太可怕了,我接到報告之后立刻對作業區進行了肅查,可惜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獲。我們不知道情報是如何泄露出去的,這太可怕了,簡直是個噩夢。”

她說到此處哽咽了一下,Shirley 楊給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接著解釋說:“目前海底墓的挖掘工作已經進入尾聲,從美軍掌握的資料來看,那只是一座衣冠冢,墓主人的真身尚在中國境內。林芳策劃這次項目的后續行動只是想引蛇出洞,將走漏消息的內鬼找出來繩之以法。情急之下一時找不到合適的隊伍來配合她完成此次行動,所以只好來求我們幫忙。”

在座眾人的神色各不相同,看來心中都有了自己的主意。胖子我是知道,他可不管什么美帝日寇龍虎相爭,只要有墓他就敢上。小王八千里迢迢跟著林芳來中國,肯定一早就打定了注意,要把這次行動跟到底,更何況他身后還有一個王浦元在支招,恐怕目的并不單純。而Shirley 楊為了救我,早已經上了林芳的賊船。她這個人的脾氣我最了解,答應別人的事,說什么都不會反悔。四眼從剛才就沒吭聲,一直在看牛皮袋里的材料,看來也對此事極感興趣。現在我一個人的意見已經不能左右大家,說不去那是自己哄自己玩。可這次的情況不同以往,林芳設局,無非是想將泄露情報的人引出來,我們這支隊伍說白了就是人家的餌。這種敵在暗、我在明的處境實在太危險了,稍有不慎就可能丟了性命。

圖書網:鬼吹燈之湘西疑陵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