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十二時辰(下)pdf

2019年9月10日13:30:12 評論 35

長安十二時辰(下) 內容簡介

唐天寶三年,元月十四日,長安。

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等待他們的,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

突厥、狼衛、綁架、暗殺、烈焰、焚城,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只有一個即將被斬首的獨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

長安十二時辰(下) 目錄

001

第十三章 亥正

丟下這一句話,龍波不再理會這位前靖安司丞,轉身從地窖口一步步走上去。待走到了地面,他環顧四周,把視線投向燈籠光芒所不能籠罩的黑暗角落中去。

〈10 點〉

028

第十四章 子初

太真見到檀棋,大為驚喜。她在宮內日久,難得能看到昔日故交,執住檀棋的手:“可是好久沒見到妹妹了,近來可好?”

〈11 點〉

057

第十五章 子正

說著說著,蕭規已經重新站了起來,反頂著弩機,向前走去。張小敬既不敢扣動懸刀,也不敢撤開,被迫步步后退,很快脊背“咚”的一聲,頂在了門框之上。

〈12 點〉

085

第十六章 丑初

李泌默默地矮下身子去,只留半個腦袋在水面。水車輪子的聲音,可以幫他蓋掉大部分噪聲。從這個黑暗的位置,去看火炬光明之處,格外清楚。

〈1 點〉

109

第十七章 丑正

無論是看熱鬧的百姓、拔燈車上的藝人還是站在露臺邊緣的官員、宗室以及諸國使節,都不約而同地閉上了嘴,等待著一個盛世奇景的誕生。

〈2 點〉

132

第十八章 寅初

馬車旁的馬匹,也都同時轉動了一下耳朵,噴出不安的鼻息。護衛們顧不得安撫坐騎,他們也齊齊把脖頸轉向北方。

〈3 點〉

155

第十九章 寅正

他努力睜開獨眼去分辨,終于發現那是一大串五彩的薄紗。想必這也是出自毛順的設計,燈屋的燈火透過它們,可以呈現出更有層次感的光芒。

〈4 點〉

181

第二十章 卯初

說到這里,眾人不由得一起回頭,把視線集中在人群中一個姑娘身上。那是今年的拔燈紅籌,她聽到那個兇人提及自己,不由得臉色一變,朝后退去。

〈5點〉

206

第二十一章 卯正

這兩個人畏畏縮縮地,滑在半空之中,朝著城墻而去。看那親密的模樣,倒真好似比翼鳥翱翔天際一般。

〈6 點〉

228

第二十二章 辰初

看著張小敬左右為難的窘境,蕭規十分享受。他努力把身子挪過去,貼著耳朵低聲說出了一句話。

〈7 點〉

253

第二十三章 辰正

這時候遠方東邊的日頭正噴薄而出,天色大亮,整個移香閣開始彌漫起醉人的香味。

〈8 點〉

274

第二十四章 巳初

如果有仙人俯瞰整個長安城的話,他會看到,在空蕩蕩的街道之上,有兩個小黑點在拼命奔馳,一個向南,一個向東,兩者越來越近,然后他們在永崇宣平的路口交會到了一起。

〈9 點〉

長安十二時辰(下) 精彩文摘

張小敬倒地的一瞬間,蕭規發出了一聲怒吼:“魚腸!你在干嗎?!”

在靈官閣外,一個黑影緩緩站定,右手拿著一把窄刃的魚腸短劍,左手垂下。張小敬這才知道,蕭規踹開自己,是為了避開那必殺的一劍。他現在心神恍惚,敏銳感下降,若不是蕭規出手,恐怕就莫名其妙死在魚腸劍下了。

“我說過了,我要親自取走張小敬的命。”魚腸啞著聲音,陰森森地說。

蕭規擋到張小敬面前,防止他再度出手:“現在張小敬已經是自己人了,你不必再與他為敵。”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假意投降?”

“這件事我會判斷!”蕭規怒道,“就算是假意投降,現在周圍全是我們的人,又怕什么?”

這個解釋,并未讓魚腸有所收斂:“他羞辱了我,折斷了我的左臂,一定要死。”蕭規只得再次強調,語言嚴厲:“我再說一次,他現在是自己人,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

魚腸搖搖頭:“這和他在哪邊沒關系,我只要他死。”

靈官閣外,氣氛一下子變得十分詭異。張小敬剛剛轉換陣營,就要面臨一次內訌。

“這是我要你做的第九件事!不許碰他!”蕭規幾乎是吼出來的,他一撩袍角,拿起一串紅繩,那紅繩上有兩枚銅錢。他取下一枚,丟了過去。魚腸在半空中把錢接到,聲音頗為吃驚:“你為了一個敵人,居然動用這個?”

“你聽清了沒?不許碰他。”蕭規道。

“好,不過記住,這個約束,在你用完最后一枚銅錢后就無效了。”魚腸強調道,“等到我替你做完最后一件事,就是他的死期。”

張小敬上前一步:“魚腸,我給你一個承諾,等到此間事了,你我公平決斗一次,生死勿論。”魚腸盯著張小敬的眼睛:“我怎么知道你會信守承諾?”

“你只能選擇相信。”

魚腸沉默了片刻,他大概也覺得在這里動手的機會不大,終于一點頭:“好。”

魚腸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然后留下了一句從不知何處飄過來的話:

“若你食言,我便去殺聞染。”

蕭規眉頭一皺,轉頭對張小敬滿是歉疚:“大頭,魚腸這個渾蛋和別人不一樣,聽調不聽宣。等大事做完,我會處理這件事,絕不讓你為難。”

張小敬不動聲色道:“我可以照顧自己,聞無忌的女兒可不會。”蕭規恨恨道:“他敢動聞染,我就親自料理了他!”

他們從靈官閣拾級而上,一路上蕭規簡短地介紹了魚腸的來歷。

魚腸自幼在靈武附近的守捉城長大,沒人知道他什么來歷什么出身,只知道誰得罪了魚腸,次日就會曝尸荒野,咽喉一條極窄的傷口。當地守捉郎本來想將魚腸收為己用,很快發現這家伙太難控制,打算反手除掉。不料魚腸先行反擊,連續刺殺數名守捉郎高官,連首領都險遭不測。守捉郎高層震怒,撒開大網圍捕。魚腸被圍攻至瀕死,幸虧被蕭規所救,這才撿了一條命。

張小敬心想,難怪魚腸冒充起守捉郎的火師那么熟練,原來兩者早有淵源。如果守捉郎知道,他們險些捉到的刺客,竟然是魚腸,只怕事情就沒那么簡單了。

蕭規繼續講。魚腸得救以后,并沒有對他感激涕零,而是送了十枚銅錢,用繩子串起來給他,說他會為蚍蜉做十件事,然后便兩不相欠。所以蕭規說他聽調不聽宣,不易掌控。

現在蕭規已經用掉了九枚,只剩下最后一枚銅錢。

“真是抱歉,害你白白浪費了一枚。”

蕭規道:“沒關系,這怎么能算浪費。再說,我也只剩一件事,需要拜托魚腸去做。結束之后,也就用不著他了……”他磨了磨牙齒,露出一個殘忍的笑意,旋即又換上一副關切表情:

“大頭,接下來的路,可得小心點。”

張小敬一看,原來靈官閣之上,是玄觀頂閣。頂閣之上,他們便正式進入燈樓主體的底部。眼前的場景,讓張小敬和李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在他的頭頂,是一個如蜘蛛巢穴般復雜的恢宏穹頂。整個太上玄元燈樓,是以縱橫交錯的粗竹木梁為骨架,外蒙錦緞彩綢與竹紙。它的內部空間大得驚人,有厚松木板搭在梁架之間,彼此相搭,鱗次櫛比,形成一條條不甚牢靠的懸橋,螺旋向上伸展。附近還垂落著許多繩索、樞機和輪盤,用處不明,大概只有毛順或晁分這樣的大師,才能看出其中奧妙。

他們踏著一節一節的懸橋,一路盤旋向上,一直攀到七十多尺的高度。忽然一陣夜風吹過燈樓骨架,張小敬能感覺到整個燈樓都在微微搖動,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圖書網:長安十二時辰(下)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