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醫學的誕生pdf

2017年12月5日16:17:08 5 806
摘要

是法國當代著名學者、思想家福柯的鼎力之作。它運用考古學、系譜學的方法研究醫學史,不但填補了以往研究的空白,而且書中運用的研究方式和表達的思想對傳統觀念提出了挑戰。在此意義上,《臨床醫學的誕生》既是一本醫學史著作,同時又超越了醫學史的范疇。作為一本學術書,它包含深刻的思想和犀利的見解,對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學術研究都產生了重要影響,絕對值得一讀再讀。

臨床醫學的誕生 內容簡介

是法國當今著名學者米歇爾·福柯的一部醫學史研究專著,探討現代意義上的醫學,也就是臨床醫學的誕生的歷史。作者以十八、十九世紀眾多著名的臨床醫學家的著作和各種相關領域的文獻為依據,從歷史和批評的角度研究了醫學實踐的可能性和條件,描繪了醫學科學從對傳統醫學理論的絕對相信轉向對實證觀察的信賴,從封閉式的治療轉向開放式的治療,從而導致在臨床診斷中諸如征候、癥狀、言語、病人、病體、環境等一系列因素和其相互關系的重新組合,及醫學認識的深刻改造這樣一個完整的過程。

臨床醫學的誕生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空間與分類

第二章 政治意識

第三章 自由場域

第四章 臨床醫學的昔日凄涼

第五章 醫院的教訓

第六章 征候與病例

第七章 看與知

第八章 解剖一些尸體

第九章 可見的不可見物

第十章 熱病的危機

結論

臨床醫學的誕生 精彩文摘

一七零七年三月發布的“薄絹法令”對十八世紀的醫生開業與醫生培養起了限定作用。當時的任務是要打擊江湖騙子、庸醫以及“無資格、無能力的行醫者”;同時亟需整頓多年來“松松垮垮”的醫學院。因此,法令規定,今后王國內的大學,凡是設有醫學院的或曾經設有醫學院的,都須講授醫學;教員職位不得無限期地空缺,一旦有空缺就須填補;學生每四個月注冊一次,經過三年的學習方可獲得學位;他們必須依次通過每年的考試方能獲得業士、學士和博士頭銜;他們必須修滿解剖學、化學、蓋倫藥理學和藥草演示等必修課程。除此之外,法令第二十六條宣布了如下原則:“凡未獲得學士學位者,即使不取報酬,也不得行醫或開藥方”;該條附有補充說明(這是醫學院以接受整頓作為代價所獲得的重大成果與目標):“所有宗教人員,無論是托缽僧還是非托缽僧,都屬于這一條規定的禁止范圍”。到該世紀末,人們的批評意見至少在四個方面比較一致:江湖騙子依然盛行于世;醫學院提供的正規教學既不能滿足醫學實踐的需要,也不能跟上新的發現(只講授理論;根本不考慮數學和物理學);醫學院太多太濫;腐敗現象嚴重(教職變得像其他官職一樣可以買到;教師收費才上課;學生花錢就能通過考試,而且可以雇收人低的醫生給他們寫論文),因此學醫的費用極其昂貴——更糟糕的是,即使有了醫生資格,新醫生還得跟隨一些著名的醫生出診,才能積累實踐經驗,為此他們還得花錢。這樣,大革命就面對著兩項要求:一是更嚴格地限制行醫資格,二是更嚴格地管理大學課程。但是,這二者都與整個改革潮流背道而馳,因為改革的目的是廢除行會和師徒體制,關閉大學。

由此,在以下三種要求之間產生了某種緊張關系:一是對知識加以重組,二是廢除特權,三是有效地監控國民的健康。醫學以及政府借助于醫學應該不受限制地監視公民,但是這種自由的目視如何能夠既裝備精良、充分有效,又不會陷入知識的神秘性和嚴格的社會特權的魔爪?

第一個問題:醫生能否成為一個沒有同業公會法、行醫限制、資格限制等等保護的自由職業?國家的醫學意識是否與其公民意識或道德意識一樣是自發的?醫生捍衛他們同業公會權利的理由是,這種權利不是特權,而是合作的權利。醫學團體應該有別于政治團體,因為它無意限制他人的自由,無意把法律和義務強加給公民;它的規定只適用于自身;它的“管轄權只限于自身內部”;但是,它也有別于其他的行業團體,因為它不是為了維護某些權利和模糊的傳統,而是為了核對與交流知識:如果沒有一個有組織的機構,智慧之光一產生旋即熄滅,個人經驗會喪失殆盡。在組成一個團體時,醫生就默認了一個誓言:“我們愿意通過我們大家的認識來強化自己,啟迪我們的頭腦;我們之中一些人的短處應能被另一些人的長處所減輕;我們聚集到一起接受共同的管理,將進一步激發起我們之間的競爭”。醫學界對自己的批評要多于對自己的辯護。正因為如此,更需要防止民眾陷人自己的錯覺和聽信江湖騙子的神話。“如果醫師和外科醫生組成社會上一個必不可少的團體,由于他們的職能十分重要,立法權威就需要專門考慮如何防止濫用職權”。如果一個自由國度希望自己的公民免除錯誤和病痛.,它就不能允許自由地行醫。

實際上,沒有人想過讓醫療活動完全自由,實行無限制競爭的自由體制。即使是吉倫特派中最主張自由主義的分子也不曾這樣想過。甚至馬蒂厄·熱勞在要求廢除現有的一切醫學團體時,也希望各郡都建立一個法庭,審判“任何沒有技能證書而在玉學領域渾水摸魚者”。但是,醫生開業問題又與另外三件事緊密相關:全面廢除行會,醫學協會的消失,尤其是大學的關閉。

從下述文字中,我們看到一個無限廣闊的臨床領域:“通過混雜而模糊的癥狀揭示一種疾病的根源和起因;認識它的性質、形式及其引起的并發癥;一眼就能分辨它的各種特征和差異;通過迅速而精細的分析把它與其他各種無關的事物分開;預見在整個疾病過程中可能發生的良性或惡性情況;利用自然本身提供的最佳時機實施治療;估量生命的活力和器官的運動;根據需要增強或減弱它們的能量;準確地決定何時采取行動、何時應該等待;對各種治療方法的利弊加以權衡,信心十足地做出判斷;選擇那種見效最快、最適合、最有把握的方法;利用經驗;把握機會;充分利用時機,周密考慮風險;使自己成為病人及其病痛的主人;減輕他們的痛苦;平撫他們的焦慮;對他們的需要預先做好準備;承受他們的失常表現;利用他們的性格來駕馭他們的意志,不是像殘酷的暴君統治自己的奴隸,而是像體貼的父親關照著孩子的命運”。

這段嚴肅而嘮叨的文字與另一段文字結合起來就顯現出自己的意義。看似矛盾的是,后一段文字雖然十分簡潔,但是如果添加到前一段文字后面,卻無蛇足之虞:“我們應該盡可能地使科學視覺化”山。從對晦暗的逐漸闡明,對本質的謹慎解讀,對時機和風險計算,到對心靈的主宰和對父親權威的篡奪,如此眾多的權力不過是目視的王權——眼睛認識和決定一切、眼睛統治一切——建立過程中的眾多形式。

臨床教學并非肯定是基于目視的運作和決斷整理一門科學的首次嘗試。從十七世紀后半期起,博物學就開始根據自然物的可見性質來對其進行分析和歸類。古代和中世紀積累的全部知識寶庫是植物的功效、動物的技能,神秘的對應和感應,但是自約翰·雷之后,這整個知識“寶庫”對于博物學家來說都變得次要了。而真正有待認識的東西是“結構”,即形式、空間布局,各種因素的數量和大小:博物學:自命的任務是給它們定位,把它們改寫成話語,將它們加以對照或綜合,目的在于一方面能夠確定有生命物的相鄰關系或親緣關系(從而確定宇宙的統一性),另一方面能夠迅速地辨識每一個個體(從而辨識他在宇宙中的獨特位置)。

臨床教學對目視的需求不亞于博物學研究。在某種程度上,二者幾乎完全相同:要求目視去觀看,去分辨出特征,去識別出相同的東西和不同的東西,按照種和屬加以分類。博物學的模式始終很活躍,十八世紀的醫學在一定程度上也屈從于它。昔日索瓦熱所懷有的那種成為疾病領域的林奈的夢想直到十九世紀還沒有完全消退:醫生們一直在疾病領域采集著標本。但是,醫學目視也在以一種新的方式形成。首先,它不再是隨便任何一個觀察者的目視,而是一種得到某種制度支持和肯定的醫生的目視,這種醫生被賦予了決定和干預的權力。其次,這種目視并不受制于某種結構的狹窄格柵(形式、布局、數量、大小),而是應該并且能夠捕捉住色彩、差異、細小的偏差,時刻警惕著異常現象。最后,這種目視不滿足于觀察顯而易見的東西;它應該使人們能夠大致測算出機會和風險;它應該長于算計。

毫無疑問,我們不能把十八世紀晚期的臨床醫學看做是長期背負著錯誤認識的目視回歸純潔。我們甚至也不能認為這種目視只是發生了一種指向轉換,或者認為是它的能力得到更好的運用。當認識主體進行自我重組,改變自身,并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運作時,新的對象也相應地主動向醫學目視呈現自己。因此,不是疾病概念先發生變化,然后辨認它的方式也隨之改變;也不是特征描述體系先發生變化,然后理論也隨之改變;相反,它們是在更深的層次上—疾病與這種目視的關系層次上—同時發生變化。疾病是自動呈現給這種目視并構建這種目視。在這個層次上,理論和經驗、方法與結果之間是無法區分的;人們必須解讀可見性的深層結構,而在這些結構里場域和目視是被知識符碼聯系起來的;在這一章里,我們將研究這些符碼的兩種主要形式:征候的語言結構和病例的隨機結構。

在十八世紀的醫學傳統里,疾病是以癥狀(symptome)和征候(signe)的方式呈現給觀察者的。它們之間的區分既在于它們的形態學(morphologie),也在于它們的語義價值。癥狀—及其支配性地位—是疾病呈現的形式:在所有的可見物中,它最接近本質;它是不可企及的疾病性質的最直接譯寫。咳嗽、發燒、胸痛、呼吸困難本身并不是胸膜炎—這種疾病本身從來不會展示給感官,而“只是透露給推理”—但是它們構成了它的“基本癥狀”,因為它們使人們有可能確定一種疾病狀態(與健康狀態相反),一種疾病本質(例如,不同于肺炎)以及一種直接的原因(漿液充溢)。癥狀使得這種疾病的半遮半露的不變形象隱約顯出。

征候是宣告性的:預后性征候預告將要發生的情況;既往癥征候宣告過去發生的情況;診斷性征候顯示正在發生的情況。在征候與疾病之間有一段距離,必須把它突顯出來才能跨越它,因為征候常常以間接和意外的方式出現。它并不提供任何認識的對象,它至多提供認識的基礎。認識自身摸索著進人隱蔽事物的各個側面:脈搏暴露出血液流通的看不見的力度和節奏;征候也泄露了時間的秘密,例如指甲發青就準確無誤地宣告了死亡將至,“腸熱”的第四日發作預示著痊愈。征候借助看不見的事物顯示了將要消退、潛藏在下面和將要出現的情況。它涉及的是結果、生命和死亡,而不是那種一成不變的真理,即癥狀使之作為現象而顯現出來的給定的、隱蔽的真理。

因此,十八世紀譯寫出疾病的雙重現實,即自然的現實和戲劇的現實,確立了一種認識的真實性和一種實踐的可能性。這是一種幸福安寧的結構,其中維持著兩種體系之間的平衡,一方面是自然一疾病體系,其可見形式植根于不可見的世界里,另一方面是時間一結果體系,后者通過一種可見的定位而預測不可見的世界。

這兩個體系都是自為地存在著;它們的差異是一個自然的事實,醫學知覺只能適應這一事實,而不能建構這一事實。

臨床方法的形成與醫生的目視進入征候和癥狀場域緊密相聯。認識它的建構權利,就需要抹殺它們之間的絕對區分,而且需要做出如下假設:能指(征候和癥狀)從此將完全能夠被所指包容,能指的最原始現實狀態將毫無掩飾和保留,所指的本質——疾病的核心——將在能指的可理解的句法中被徹底消化。

圖書網:臨床醫學的誕生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聲明: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評論:5   其中:訪客  5   博主  0

    • 米亞 米亞 9

      很有幫助的一本書

      • 清冽 清冽 1

        非常棒的一本書,福柯的知識考古學奠基

        • anonymous anonymous 0

          謝謝分享

          • fdajlgdsa fdajlgdsa 0

            謝謝分享